<track id="tjhtvdr"></track>
  • <track id="tjhtvdr"></track>

        <track id="tjhtvdr"></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如何评价和分析工藤新一?

          时隔多年倒回去看《名柯》的开头,我想73可能最开端没有要把工藤新一塑造成现如今完善无缺的样子。初出场的时候他年少成名,无可避免的不可一世,甚少顾及他人感受。其他人士就不用说了,哪怕是兰,比如水族馆事件一上来对着小兰一大堆啰嗦的推理:你今天从哪条路来的,路上吃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晚上要去见谁等,完整疏忽了兰的行动和心思。即便是新兰高光时刻的伦敦篇,回归第一面不是关怀未来的老婆为什么赌气为什么哭,只会抓着拼命问案件进展~_~;所谓告白也不是正经告白,园子说的没错,简直就是小兰逼着他告的白,那个甩开手的动作就像在说“你不要闹了”。

          看到有人已经写了:

          小时候感到是男神,长大了感到“这种人居然有女朋友?!”

          大片表现“你不要再说了!”“你赶快给我闭嘴!”的弹幕飞过。大家都这么嫌弃,我就放心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塑造了他完善无缺的形象。

          我想大概是大段的选择性回想和上帝视角的观众看到的他变小以后受困于现实的心理运动。

          成为柯南以后他不再是无所不能的少年侦察工藤新一,开挂般的人生有了悲剧宿命一样的急转直下。OP44的画面里,完善浮现了会跟随他的梦魇,有了许许多多的顾忌和无能为力,世界不再永远明亮和一往无前,并从此跟以前近在咫尺的幸福咫尺天涯。

          那只牵起他的手是小兰,然后身边还有少年侦察团,警视厅的各位,灰原哀,还有家人等等。这些是把他拉出黑暗的力气。这些人和关系其实从前一直都在,但作为工藤新一的往日,他并未在意过。

          水族馆事件最后回家的路上小兰掉了手机一边哭一边说“跟新一出来就不会有什么好事情,连去美国都有案件”,他说“那我带你去多罗碧加乐园吧,那里是新开的,看起来很欢喜,应当不会有案件产生了吧”。我看着弹幕嗖嗖地飞过:

          “不要去啊!”

          “怎么没有案件?有史以来最大的案件!”

          “你把自己都赔进去了!”

          “求求你们不要去好不好!”

          然而到底,任何人在自己的人生里都没有上帝视角。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一念之间,万劫不复。

          然后就不再是开挂金手指的杰克苏故事,是一个深陷困境的少年救赎和被救赎的进程。身高变了,让他在新的海拔上重新审视与周围人的关系。

          柯南就像是新一的上帝视角。若非如此,他哪能听到那么多小兰的心里话,哪里知道还有灰原哀这样悲伤的活着的人。他只会永远感到世界黑白分明,本相只有一个,他要成为厉害的侦察,去除黑的部分,功成名就,收获既定的美妙人生。

          这一趟APTX4869的旅程,收获的是觉醒,同理心和更多的眼光所及之处。

          美玉一开端也是掺有瑕疵的原石,历经打磨方能绽放出夺目标光荣。真正厉害的人并不是从未阅历失败,而是哪怕身陷囹圄也能从失望里生出力气。

          优良如斯,并不因为这样的遭受对世界扫兴或是自甘腐化。永远心怀盼望,永远全力以赴。那些因为更加懂得的人和事是软肋,但也成为铠甲。更加坚定从前坚信的正义刚强和英勇,从而成为更强盛的人。

          如此,方是我们多年来一直酷爱的工藤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