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jhtvdr"></track>
  • <track id="tjhtvdr"></track>

        <track id="tjhtvdr"></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秃笔要勤奋,写诗得谨慎

          《夏日访堤》2020.5

          炎日久旱忧民田,独走河堤半为闲。

          渔儿张网小桥下,农夫割麦道林边。

          野径草荒地涸泽,足下水低青石见。

          莫道凉风可消夏,更爱人间烟雨天。

            当时贴在圈里,朋友们啧啧称道,我也趾高气扬,但没过多久,下雨了,而且雨他妈的就不停了,一个劲地下下下,下个没完没了……

            啪啪打脸是什么滋味?

            就是这个滋味。

            于是我开端慌了,天天关注汛情,每日心境繁重。直到七八月,顶住了洪水,迫不及待又赶紧作诗。这个时候我是怀着“补救”的心思的,当然,也有愧疚……此中之庞杂,不足为外人道也。

          《人定胜天·伏浪平波》

          瑶池酒会众仙聚,

          蟠桃金丹肆意取。

          神将弃铖持瓮饮,

          力士开怀抵足叙。

          弥罗宫前风波起,

          一妖忽判断海针。

          飞鳞片片化滂沱,

          人间千里成白地。

          迟迟奏报凌霄殿,

          却宣一声随他去。

          那妖行云又布雨,

          十万天兵不得以。

          袖手同望南天门,

          暗叹下界兴衰替。

          阴阳既分大道明,

          女娲造人何只趣。

          前有主宰暨三皇,

          后有领袖尊五帝。

          至此代有人才替,

          搏浪缚涛镇洪魔。

          逆龙焉敢逞凶威?

          赤乌当空破层云!

          既非四百甲子前,

          世间何须出大禹?

            不得不信服自己,这么快就能圆回来。

            而且,我深深地悟到了一点,有时候诗人作诗,他恐怕也是有着不得不写的理由,就好像有人拿刀子在后面抵着他的屁眼,再敢不从就捅他菊花!

            就像古时候佳作应和——我他妈不必定是非要应和的啊!我斗那个气干嘛,我不如在家歇歇,养养鱼,喝喝茶,打打养生拳,再找个美丽奶妈……

            被人捅菊花还是好的,最怕的就是像我这样自己捅自己的。

            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不知不觉,就带着三分谄谀。

          《水势稍退阅江而喜乃作》(2020.8)

          雨霁登高临江亭,

          化蛇远逐畅我心。

          白雪千堆捧昊日,

          碧波万里炫太平。

            所以说写诗须谨严啊,你没事“爱烟雨天”干嘛?人家雷公电母碍着你了吗?

            当然,虽然有时候写诗是为了补救,可更多的时候,却是为了抒发自己不吐不快的情感。

            就像去年春节,那场来势汹汹的疫情,我居家封锁月余后,已经心尖上生了长毛啦,这时,只能拉来我的邻居何某某一起共度“美妙时间”,其实就是吹牛打屁顺便探讨下国度大事,那时候,武汉的情形危急得要命,我们都属于有心无力的“下民”,只能通过文章、诗词宣传,来给自己提劲,给国度鼓气了。

            说实话,我信服那些逆行者,因为我自忖是没有那个胆量的!

            致敬你们!

          《岁旦后遭疫困处一隅书赠何大人》

          吴江寒雨不见舟,

          芦花凋落肆漂流。

          九州同胞共含泪,

          武昌不胜意不休。